事实上,兰州银行近年业务及管理费支出较高并呈现上升趋势,数据显示,该行2015年到2017年业务及管理费支出为17.61亿元、19.04亿元和20.93亿元。而资产规模与之大体相当的甘肃银行同期业务及管理费支出为15.23亿元、17.54亿元和19.98亿元,在2018年三季末甘肃银行资产规模达到3000亿元水平时,该行的业务及管理费支出为14.72亿元,全部低于兰州银行,因此对于资产规模不足3000万的兰州银行来说,每年20亿元左右的业务及管理费支显得有些畸高。

在中国,投资是带动经济增长止跌回升的最主要动力,消费往往是在GDP增速向上拐点出现之后才开始好转。从1992年至今大的经济周期来看,中国经济分别在1998年6月以及2009年3月触底回升,而固定资产增速分别于1997年12月以及2009年2月便已经开始回升。对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GDP增速,我们可以从更长的区间范围内来探讨两者的关系。从1953年至今,社消总额的同比增速拐点基本上都要滞后于或与GDP拐点同时出现。因此,作为投资的主要动力来源,信贷投放通常是经济见底的先行指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