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认为这个案子需要批准成本限制令,”特劳勒在周一的裁决中表示。

我们生活在一个放射性的地球上。史密斯教授解释称,天然放射性在我们身边无处不在,每个国家不一样,每个地方不一样。在一万两千米高空里,地球大气层保护减小,我们会受到更高剂量的辐射。例如,有一次,他到基辅的航班上测量的放射量是1.8微西弗。